栗君w

凹凸世界瑞金党/安雷党以及一些别的冷cp党(:з」∠)_
三次元是个行为很可爱的妹纸,二次元是个会体谅别人可妹纸可汉纸的老萌新

【网游】听说那两对基佬分手了

红烧兔、:

·之前有人点过的网游奔现的梗,我特意查了一下,现是现实不是现充的意思【……】


·CP瑞金和雷安(其实无差,毕竟他们在我这里的左右一般是由……【你们懂哒】决定的)


·这是一个因误会而导致婚姻破裂的悲惨故事,十分感人。【ntm】


·这篇文章发的好艰难,敏感词折腾了我半天,然后去搞了个小号……凑合看看吧_(:з」∠)_


 


 


“我跟你说,雷狮他好像谈恋爱了。”


银爵突然对正在学习的嘉德罗斯这么说。


“哦,那又怎样。”嘉德罗斯头也不抬地翻了页书。


“而且他恋爱对象好像就是他在游戏里的结婚对象,”银爵补充,“是个男的,听说最近要面基。”


“这很好,”嘉德罗斯答,“至少不用担心那个基佬会对自己的室友出手了。”


“原来你们还知道自己是我室友,”雷狮扭过头,“这话能不在寝室里说吗?”


 


“祖玛祖玛,”雷德戳着QQ,“我跟你说,我寝室里那个高冷的学霸好像和网上认识的一个人谈恋爱了!”


蒙特祖玛没有回话。


“真的,”这丝毫不能打击到雷德的热情,“你知道吗,现在每天晚上我醒过来都会看到他的电脑亮着,有一次我还看到他大半夜对着屏幕笑!太可怕了!”


蒙特祖玛依旧没有回话。


“但他在游戏里的对象根本就是个男的!”雷德打着字,越说越激动,“不知道是不是女玩男号,但是我看不像!”


蒙特祖玛下线了。


 


格瑞本来没打算在这个游戏坑里待多久,毕竟他并不是特别爱好玩游戏的那种人,看着周围的人都废寝忘食地肝着游戏,他只觉得很愚蠢。


凹凸世界是新推出不久的一款游戏,里面有个为人津津乐道的设定,那就是夫妻任务奖励特别高——估计是想让玩家之间互相多留点牵挂,这样也能退游退得慢点。


明摆着官方逼人结婚。


而且游戏为了照顾那些在游戏里都找不到对象的可怜单身狗,还特意开放了同性(角色性别)结婚系统。


……


这难道不是只能让单身狗显得更可悲吗。


格瑞完全不觉得和一个同性结了婚能留下什么牵挂。


然后他就被光速打了脸。


中间戳这里


“你见过对方的照片吗,你就这么高兴,”银爵看着雷狮那十分诡异的表情,受不了地开了口:“你就没考虑过对方是个见光死?”


“你可闭嘴吧,”雷狮朝他翻了个白眼,“要是个见光死我就毙了他。”


“你们基佬面基还不许别人长得丑了,”嘉德罗斯啧啧感慨,“听雷德说格瑞明天也要面基,搞半天你俩不交女朋友不是眼光高,是根本兴奋不起来啊。”


雷狮凝视着他:“嘉德罗斯,你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做作的孩子了。”


嘉德罗斯:“托你的福,死GAY。”


银爵:“……你们都变了。”


 


 


安迷修为了和自己的网友见面,第二天起了一个大早。


虽然他和那个海盗船长就在同一个市,不过距离也不算很近,公交车走走停停磨蹭了两个小时才把他送到了站。


安迷修掏出手机看了看他们约的目的地,是一家本市比较有名的咖啡厅里。


GAY里GAY气的。


……不过他本来也不是个直的。


“那个……”


安迷修没走几步,就被一个金发的男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拦住了。


“请问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在哪?我之前没来过这里,不太认识路。”


对方揉了揉鼻尖,将一张纸条递给了他,朝他有些腼腆地笑着。


是个很能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乐于助人的安迷修立马感受了沉重的责任感,身为一个骑士,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将这个迷路的孩子安全送到目的地。


于是他接过了纸条。


 


雷狮这次难得没有迟到个一小时半小时,甚至还特意提前了二十分钟到了咖啡厅。


其实他心里还有点小紧张,虽然他不太愿意相信对方是个见光死,但是他自己也知道,网络这东西很难说,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好运约到像他这种英俊潇洒的高富帅的。


但他又实在抑制不住想和对方见面的欲望,所以在纠结了几天后,还是提出了见一面的要求,而对方也很快就答应了。


基于对方那爽快性,他觉得对方应该还是对自己的长相有点自信的。


 


雷狮已经完全在想着面基以后的事了。


 


雷狮进了咖啡厅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翻开了两人的聊天记录。


他们约的是进门后离门最远的右边角落,如果那里已经被其他人占了,就QQ联系换个位置。


这个时候来咖啡厅的人还比较少,而且大多都是成双成对的人,所以有落单的人就十分明显,雷狮靠近那个角落时,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


雷狮加快了脚步。


那个人被椅背挡住的面貌随着他的靠近渐渐显露出来。


那是一个绝对脱离了见光死范畴的帅哥,无论是那冰冷的气质还是那淡漠的眼神,都是那么地引人注目。


那么地引人注目。


……


那么地引人注目。


 


【听雷德说格瑞明天也要面基,搞半天你俩不交女朋友不是眼光高,是根本兴奋不起来啊。】


【听嘉德罗斯大人说,那个雷狮明天也要和他的网友见面——那个游戏难道是什么同性交友平台吗?还好祖玛她不玩。】


 


“……”


“……”


格瑞和雷狮面面相觑,脑子里同时想起昨晚室友念叨的话。


然后两人的脸顿时黑成了银爵。


 


 


“诶——你和我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啊,”安迷修惊讶地看着小纸条,然后笑道,“我刚好也是要去那家咖啡厅呢。”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金嘿嘿地笑了两声,“我还担心会给你添麻烦呢。”


“不会,”安迷修把纸条还给了他,“我去那本来也是为了和网友见面,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几分钟,不是很急。”


“你也是要和网友见面?”金惊讶,“我是也诶,好巧!”


安迷修一愣。


他试探地开口:“你是……海盗船长?”


金茫然地看着他:“什么?”


“哦,没事,”安迷修柔和地笑了笑,“那我们的确是很巧了。”


“你是凹凸的玩家吗?我是来和在凹凸里陪我一起做夫妻任务的玩家见面来的,他的操作超级厉害,我超——级崇拜他!”


金手舞足蹈地说着,脸红扑扑的,看得安迷修有点想笑。


安迷修:“我也是凹凸的玩家,你的ID叫什么?”


金:“我叫矢量箭头47,你呢?”


安迷修:“我是最后的骑士。”


金:“哈哈哈哈哈!你的名字好奇怪哦!”


安迷修:“……是吗。”


 


 


相比于那边的欢声笑语,另一边的气氛已经冷到了南极圈。


“……靠,怎么是你?!”雷狮难以置信。


“……”格瑞什么都没说,只是脸色非常难看。


“你还要不要脸了,在网上表现得那么人模人样的,”雷狮想着那个骑士在网游里蠢萌蠢萌的绅士表现,又看了看格瑞,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愤怒地指着他,“你这样也敢答应和别人面基?你这是欺诈了吧!”


“你在网上表现得就有多可信?”格瑞想着矢量箭头平时那天使一样的行为举止,再看着眼前这个,觉得这已经超出了欺骗范围,声音冷得能把咖啡给冻住,“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我怎么了?本大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管得着么!”


雷狮一拳锤在了桌子上,周围的小情侣纷纷侧目望了过来。


格瑞觉得自己实在没理由继续跟他在这丢人,冷着脸二话不说地过去结了账就离开了。


雷狮气得不行,差点掀了桌子,然后在女服务员瑟瑟发抖的注视下也气冲冲地离开了咖啡厅。


 


 


银爵本来正在接开水,结果寝室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吓得他手一抖,开水全洒自己身上了。


“怎么了,”无视了银爵的惨叫,嘉德罗斯头也不抬地玩着手机,“见光死?”


“比见光死还他妈气人!”雷狮回到寝室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游戏,跑到丹尼尔那里强制解除了婚姻关系,损失了他三分之二的积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已经不想再玩这个辣鸡游戏了。


“你这反应和格瑞一样,”嘉德罗斯正在红绿灯讨论组里看着雷德刷屏,“还真被我说中了——”


嘉德罗斯突然抬起头:“你网上的情缘不会就是格瑞吧?”


雷狮面色铁青一言不发。


嘉德罗斯顿时笑得全身脂肪都在颤抖。


 


 


大约在他们离开十分钟后,金和安迷修两人才姗姗来迟地进了咖啡厅。


“没想到我们连约的位置都一样啊。”安迷修感慨,“那我们四个人正好可以认识一下,以后做任务也都方便点。”


金赞同地点了点头。


 


——END——

评论

热度(5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