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君w

凹凸世界瑞金党/安雷党以及一些别的冷cp党(:з」∠)_
三次元是个行为很可爱的妹纸,二次元是个会体谅别人可妹纸可汉纸的老萌新

【瑞金六十分】【5000+慢慢享用】【被封了n次气哭,所以我真的没有跑题!!】

落叶扫秋风:

这是个直掰弯的故事,欢迎收看《冰山室友老撩我肿么破之假面舞会》,提前说一下室友是那种在外面一起合租房子不是住学校。@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
      “嘿,安迷修,我已经成年了,拜托不要老叫我小孩行吗?”
       电话那头传出一声轻笑,像是有些不置一屑。
       “上帝啊,这里可是美国!未满二十一岁你连酒都碰不了好吧。”
       金对着空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先是被老姐嫌弃学校住宿差,直接把自己丢进了一套四人套房。他还期待着可以交几个兄弟,而现在,自己居然是处于食物链最底层哦?
       “随你怎么讲吧,反正过几天我就十八了,已经可以进一些酒吧……”
       “得了吧,你去酒吧干嘛?喝牛奶吗?这样的话,你不如去找格瑞帮你泡一杯,他肯定特别乐意。”
       “喂!”
       突然拔高的声音吓到了旁边正在说笑的一伙女生,不满地朝他瞪了几眼。金只好面带歉意地对她们笑了笑,另一边深刻感受着来自室友的“关爱”。
       并且刚刚一听到安迷修说起格瑞,吓得金立马挺直了背脊。
       他怎么敢让格瑞给他泡牛奶!

      “好的。那么,金先生,请问你现在在哪呢?”还刻意强调了“先生”一词。
      “嗯哼,我刚下课现在还在学校,怎么了?”
      “Ok,你马上去校门口等一个人。”
      哈?金一脸懵逼。
      “什么鬼?谁啊?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到底等哪个?”
       还未等他说完,电话那头已经响起了一串忙音……他简直要气得抓狂!
       虽然他觉得这样很蠢,但他知道,安迷修会叫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所以即便仍是一脸的不情愿,他也是往校门口走去了。
       和门卫大叔打了声招呼后,金就隐隐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平时那些如胶似漆的小情侣们都去哪了?就连那个卖花的大妈,脸上也出现了奇怪的红晕。
       卧槽?怕不是安迷修其实是个妖怪吧,将自己拖进了另一个平行世界,那他会不会在这里碰到另一个自己?见面岂不是很尴尬,是不是要说句“hi”呢?
        就在金奇思妙想时,额头突然被弹了一下。
      “谁打……”
      金震惊地张大了嘴,对上了一双眼睛,那眼睛很是漂亮,像是紫罗兰的广野,让他不由自主的沉陷。
       那人低垂着眼帘,无论金看过多少遍,此时心跳都不受控制的加速。
       格瑞的唇线缓缓陷下去,那一点微妙的弧度简直像勾着他的心脏,待他伸手要碰,却又转眼消失了。
       “你一直在看着我。”格瑞一直平淡的嗓音此刻却好似带上了几分揶揄。
       金看见他的喉结上下滚动,性感的要命。
      “因为你居然又笑了啊,你从来不对着人笑。”
      “不,你错了,我是从来不对着不重要的人笑。”
      咦?这是终于承认他作为一个室友的重要性咯?
      格瑞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低笑了声,抬手用指腹轻挑起金纤密的睫毛,在他要避开时又恰到好处地收回来。
      “你害羞时很可爱。”
      “可爱?喂,这可不是用来形容一个即将成年的男性!”
      “那该说你什么?”
       性、性感吧……可在他面前金实在不好开口,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格瑞的雄性荷尔蒙都快满的溢出来了!实在是太讨厌了!
       “好吧,那你来这里就只是为了捉弄我吗?”
       格瑞不可置否,微微抬起了下巴,示意他往那边看去。
       果不其然,一辆漆黑的宾利正停在马路边。
      不等他反应过来,格瑞已经迈开他的大长腿离开,金只好小跑着跟上。
      “诶,咱们这是去哪啊?现在才十一点不到呢,安迷修人又死哪去了?”
      “你再多问一句,我就在这里把你抱起来。”
       金眉梢一挑好像在说“嘿,你来呀,不信你真能抱起来”。
       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格瑞迈着稳健的步伐向他走来,一边用手扯了扯领带。金不由连连后退,可仍旧被格瑞牢牢压制住。


咳,低调一点谢谢http://htmlify.wps.cn/doc/index.html?ts=1506173378662&ksyun=d0X5CVpL%2Findex.html


顺便说一下,明天更瑞金古风绣春刀pa第二回,而且有古风爱好者也欢迎去我首页看上一次的“勇气”和“西瓜”会根据时间线写一篇系列文,会是大长篇+四十米刀子,但是那两次活动写的都是甜的,欢迎食用!(九十度鞠躬)

评论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