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君w

凹凸世界瑞金党/安雷党以及一些别的冷cp党(:з」∠)_
三次元是个行为很可爱的妹纸,二次元是个会体谅别人可妹纸可汉纸的老萌新

【骨肉相连】 #安雷# #ooc# #末日丧尸pa#

叶墨言:

【骨肉相连】
#安雷#
#ooc#
#末日丧尸pa#


#在精神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情绪不稳定的两人#


#基本是在说骚话,还有一些令人不适的描写,请注意#








夕阳照射着这座城市的废墟,驱散不了此处染上的那一股死亡的寂静。
大街上零零散散还有游荡着的丧尸,嗓子里发出嗬嗬的嘶吼声,寻找着幸存的人类。


街角的两个并排的大垃圾桶,其中一个微张的桶盖间露出一双观察者的眼睛。半晌,安迷修缩回桶里,紧靠着桶壁,数了数自己所剩无几的子弹。


别在胸上的对讲机滋滋地响了两声,一个漫不经心地声音响起:“安迷修,好了没有,我还要在垃圾桶里呆多久?”


“再等会儿,店门口丧尸很多,子弹不够用。”


“那就肉搏。”



“你可以把丧尸的牙齿当摆设,它们可不干。”安迷修打趣了一句,再度打开桶盖,不期然与旁边垃圾桶里的一双眼睛对上了。


雷狮撇撇嘴:“这里面很臭。”


“你忍忍。”


“忍不了了。”


“那就吐。”



雷狮明显被安迷修这样的态度弄得有些窝火,一手推开桶盖,单手一撑就从垃圾桶里翻出来。声响吸引了附近的几只丧尸靠过来,安迷修看着雷狮挑衅地拔出自己腰间那把带着锯齿的大砍刀,只身就冲着丧尸堆冲了进去,长叹一声也只好离开掩护的地方,手枪上膛紧随其上。


“怎么,不怂了?”


“你在气什么。”


“才不是因为你要我待在垃圾桶里。”



安迷修有些无奈,对于这个半途捡到的,任性至极的便宜恋人,他只能一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一边被对方各种气的吐血。


从末日开始,丧尸病毒扩散,本来今年该以第一名于军校毕业的他独自一人生存了下来。凭靠着自己出色的能力和一定的理论知识,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活的还算不错。


然后在某次路经半山腰的时候,顺手救了一班子被丧尸困在击剑俱乐部的富二代。


一边吐槽着不愧是有钱人,居然在半山腰建这种俱乐部,一边把一个个小年轻依次从山上送下去。


本来这种救命之恩口头道道谢就罢了,可领头的那个青年却不分由说地缠了上来,扬言要以身相许。



这个青年就是雷狮。



拒绝无效,甩也甩不掉,还得时刻提心吊胆会不会自己一下没注意,这家伙就被丧尸叼走了。
被迫同行了好些日子,相处没过多久安迷修心里就已然清楚了雷狮的目的。


他聪明,懂得省时适度,更懂得为自己寻找一个在世界末日中活下去的资本。


那一次自己动手,雷狮便猜出了安迷修绝非等闲之辈。在末日来临,一切情况不明的状态下,有一个强大的同伴是绝对明智的选择。


所以与其说是要找一个人恋人,不如说雷狮是要找一个保镖,找一个替死鬼。


他不是没试图过摆脱这家伙,可一来雷狮武力值不错,是一个很好的助力,二来……这小家伙刚睡醒的时候,着实可爱。


安迷修在被缠上的第三周彻底妥协了。即便知道雷狮的真正目的,他还是把这个狡猾的青年划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雷狮虽然有自己的小算计,但不是个矫情的家伙。说了要“以身相许”,从安迷修接受他以后早安吻晚安吻就再没断过。
甚至于在某一天起,变为了大大敞开的领口,白皙嫩滑的腿根,顺脖颈滑下的水珠这样若有若无的勾引。


一个个略显青涩的吻,让安迷修彻彻底底地栽在了这个赶上趟子来,却令自己真心以待,甚至无比亲近的恋人手上。


身后扑上来的丧尸抓住了安迷修背包的带子,神游天外的安迷修迅速反应,转身一枪崩掉了两个丧尸的脑袋。
此刻看着它们挣扎着在地上蠕动,肠子混着黄色的液体稀稀拉拉流了一地。见多了以后早就不会再有反胃的情况发生,但安迷修还是噎了一下才说到:


“…可是我听你的话去了不可回收的那个。”


“可回收的就不是垃圾桶了?”


雷狮头也不回地应了句,挥动砍刀跟切西瓜似的再度冲进了那边涌来的丧尸里。安迷修一边心疼着子弹,贴墙蹲下拆卸弹夹,一边有些委屈地回复满脸嗜血笑意大杀四方的雷狮:“媳妇儿说的都对。”


“不要磨磨唧唧的,女人吗你?”


安迷修假装没听到这个昨晚在床上被日的摆腰扭胯的家伙质疑自己运动能力的话:“子弹快没了,还有刀吗?”



沉浸在快乐中的雷狮,百忙之中偏过头来,很不走心地扔了把刀过来。不偏不倚正正好插在人的两腿之间,差点真送了安迷修一场免费手术。


雷狮扔过来的刀刀刃上还带着一个豁口,安迷修咽下到口要换一把的话,拿起那把风姿卓越的破刀继续冲锋陷阵。


“好用吗?”


“…还不错。”


“那可不,之前那杀猪的摊子上顺的。”雷狮看着清俊挺拔的男人此时的模样,“菜刀挺适合你的气质。”



安迷修没有回话,一刀劈开了侧边丧尸的胸膛,飞起一脚就把尸体踹去了雷狮附近。雷狮砍刀一斩而下,瞥了眼被安迷修一刀破开的地方,里面黑灰色的肺上爬满了各种飞虫和蛆。


“这是个烟鬼。”雷狮兴致勃勃地一刀切下丧尸的脑袋,彻底断了它挣扎的念头,“你这一刀砍的不错,做菜应该挺有天赋。”


“我做菜的确挺好吃的,刚刚用的是剁猪骨头的方法。”


“手法挺熟练啊安大厨,我什么时候有幸品尝一下?”


“等找个能用的厨房吧。不过猪肉现在难找,”


安迷修侧身面无表情地切了一个丧尸的脑袋。看着这具幼小的、还穿着破烂花裙子的丧尸倒下,仿佛眼前出现了一个欢笑着扑进父母怀里的小姑娘,轻轻闭眼,再睁开时再度收敛了全部的情绪,


“用丧尸凑活下,油炸清蒸红烧总有一款适合你。”



“你的老师父这么教你的?”



“对,师父告诉我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雷狮感受到安迷修的心情不是那么美好,虽然没什么必要顾虑他的开心与否,但为了不被人从背后捅刀子,他还是嗤笑两声适时地闭了嘴。


先不提雷狮在这边以海盗之心渡骑士之腹,就说因为刚才这人决定以暴力的形式突围,一路大杀特杀过来,他们总算是挨到了店门口。


看着里面保存完好的冰柜,和冰柜里仿佛触手可及的肉,两个人的眼睛瞬间放光。


连身后围上来的丧尸都不顾及,安迷修直接将菜刀大力脱手,直直把一只扑上来的丧尸钉在了墙壁上,随后拔出枪两发点射送围上来的丧尸去西天见了佛祖。雷狮把其余的两只捅了个对穿,手腕翻飞间剁油菜花似的又取了只丧尸的脑袋。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店里,迅速锁了商店的玻璃门。


安迷修偏过头看了看雷狮闪着绿光的眼,拉开背上的背包:“拿什么?”


“全拿走。”


“得令。”安迷修弯着笑眼开始搜刮店内,凡是看到的肉就没有一样逃脱毒手。


玻璃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被蜂拥而上的丧尸撞出了蛛纹般的裂痕。


安迷修瞥了眼店门,从衣服的内口袋里拿出唯一的一颗手榴弹。喊了一句“雷狮,蹲下。”,下一秒就拉开拉环冲着店后的仓库里扔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伴着第一块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在第一排的丧尸失去了支撑的受力点,摔倒在了地上,又被随后前仆后继的丧尸压成了肉酱。


爆炸声过后烟尘四起,安迷修趁乱拉紧背包拉链,顺势拿走了放在收银台边的一台老式收音机。拽住因为眼进烟尘而一时愣住的雷狮的胳膊,从炸开的洞里向外跑去。


进来不容易,离开自然更不容易。被寻声而来的丧尸围堵的下场,就是略显乏味,一尘不变的厮杀。


雷狮是个看上去俊美精致的青年,可身体里的暴力因子比起那些中年酗酒的秃顶大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把安迷修给他的防身用的枪扔了回去,自己出门转悠了一圈带回来一把有他半人高,锯齿状的大砍刀。
美名其曰比起轻飘飘的子弹,更喜欢刀刀在肉的感觉。


此后不管是男丧尸女丧尸老丧尸幼丧尸通通死在了一把被挥舞地虎虎生风的砍刀的刀刃之下。



“这么杀很没趣味性啊。”雷狮擦了把脸上溅上去的胆汁,冲着另一头的安迷修高声提要求,“来点乐子。”


“那你放首歌。”安迷修哭笑不得地接受老婆突如其来的命令,把刚刚收获的老式收音机朝人抛去。


雷狮单手一抡砍死了两只围过来的丧尸,转身接过横空抛过来的东西,抽着空捣鼓了几下,拧到了一个有声音的音乐频道。


旋律有点熟悉,是首流行歌,至少安迷修也能跟着哼哼两句。雷狮听到歌以后愣了一下,接着略有些气急败坏地把机器往身前丧尸的脑门上一扔,硬生生砸进了丧尸已经腐烂外露的大脑里,砸出一堆血渣肉末,但这台经受住末日考验的收音机却仍在坚强地播放着歌曲。


“啊~哦,啊~哦诶,啊撒鸡啊撒黑啊撒……”


“闭嘴吧安迷修。”


“干嘛,忐忑又不是我放的。”


“闭嘴,不然就给老子回垃圾箱里待着。”


安迷修缩缩脖子,刚想要回答什么,身后便传来一阵大力的拉扯。男人面色一冷,执起枪托想要砸断丧尸的脊椎,却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张略有些熟悉的脸。


——是隔壁班的那个……


他有心和这只龅牙的丧尸叙叙旧,丧尸却没那个闲情暇致放走到口的新鲜人肉。背包代替皮肉被丧尸狠狠抓住,死命向下拉扯。
还没等男人做出什么措施,这个破烂的、打满了补丁的背包就不堪重负,被撕出了一条大口子,包里七七八八的东西瞬间洒了一地。


“肉!”雷狮看到这一幕简直目眦欲裂,仿佛看到了烤羊肉煎牛排羊蝎子炸鸡块痛哭流涕着从自己眼前飞走的画面,“安迷修我日你大爷!”


“我没大爷!”


“我日你!”


“明明是我日你!”丧尸来袭的速度很快,安迷修只来的及连看都没看地捡起一盒,就被张牙舞爪的丧尸们逼退,再度拉起雷狮的手冲着路口窜去,“先撤。”


“这盒归我!”


“一人一半!”


“给你舔棍子你知足吧!”


“舔棍子这活儿你比较擅长吧!”


“你那叫牙签!”


拌嘴的内容虽然有些黄暴,雷狮却还是很配合地任安迷修牵着自己向前跑。自己只是个会点防身术的富家子弟,几斤几两他还是心里有数的。这种时候要不乖乖被牵着走,要不留下来被丧尸啃骨头。


十指交扣着的亡命徒,在这座死亡降临的城中竭力飞奔。他们凉薄,看淡生死,对待自己毫不留情,更别提对对方。他们相互警戒相互提防,却又深知再没有什么比身边的这人更加重要,更加值得信任。


等到追上来的最后一只丧尸被安迷修一脚踩断了脊梁。已经可以看到他们停在城口的越野车。雷狮松了口气,但还是紧握着手中的刀,向车旁小心地移动。


“雷狮。”


安迷修却突然停在了街口。雷狮转头看着逆着阳光,脸色阴沉的安迷修,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男人低着头,视线定格在手上拿着的那盒速冻食品上,嘴巴动了动,似乎不知道如何与对方说起。







“这盒骨肉相连…过期了。”









END





by叶墨言





【写在后面的话:


是这样的,我饿了。
想看安哥吃丧狮。
不知道在写什么,就是饿。
骨肉相连是个双关语来着,在末日里仿若骨肉相连的两人吃着过期了的骨肉相连←这样的】

评论

热度(316)